Nature 01

我曾经为《自然》这个系列写过好几次说明,最后的效果都并不理想。后来我意识到,那是因为文字并不总能够自圆其说,成为完成“摄影”这样一个动词的最后一块拼图。无论是用照片去“说话”,还是用语言或文本来解释一种图像的再现,都是一种对语言—结构的无意识依赖。这种“不自然”的、被发明的依赖在人类过于漫长的历史中并且被濡化。

 

回到“自然”的状态,是如同阿尔弗雷德·杰尔所言,拒绝用语言学的方法来介入对图像的体认,是德勒兹在具象与抽象以外找到的直接情动之路,是罗兰·巴特的双眼无法离开的“刺点”,也是迪迪—于贝尔曼在面对图像时受到的“会心一击”。回想《自然》这个系列跨越了4年的拍摄过程,对于图像作为一种情动意义上的直接能动者角色的追逐大概才是我一直在坚持去做得唯一一件事情。

 

这些照片不存在语言结构,没有我要对别人说的只言片语,只有过往的时间和储存在其中的精神和状态。我不相信它们能够成为一种对话媒介,存在于观看者和我之间。因为没有媒介,它们就是我,是我的人类学修行和我的流连他乡。

© 2018 by Yunchang Yang